门门看见小月的情绪突然变化,心里好大的疑惑。他检点着自己:什么地方得罪她了?思来想去.却得不出个所以然来。在这以后,他们又一块呆过几次,每每情绪正高涨,但只要一看见才才,或者话题一提到才才.小月就黯然了。聪明的门门终于晓得了其中的窍隙,他暗自高兴着自己在小月心目中的位置和价值。这天,他又遇见了才才,他问起小月,才才回答说是病了,他大吃了一惊,忙问什么病。

  “谁也说不清。”才才说,“这些天来,她一直神色不好,昨日一早,就睡下没起来,饭也不吃,请医生也不让请,眼圈都黑青了。”

  才才说着,眼泪都流了出来。

  “门门,你去看看她吧,你会说些故事,你多劝劝她,让她要吃饭啊!”

  门门先看着才才的时候,眼里就射出一种忌妒和蔑视的光芒,听了才才一番话,心里却万分同情起他来了。他答应一定去劝劝,但已经到了小月家的门外,他却悄悄走开了。此时此刻,他深深感到了自己对不起才才,更对不起小月,自己的那种得意,原来竟使小月陷入了痛苦。夜里,躺在床上吸了一包烟,还是睡不着,就将收音机又开到了最大的音量,而不知不觉睡着了,致使收音机整整响了一夜,天明时就烧坏了。

  小月又躺了一天,才才和他娘三晌又看望了几次,王和尚更是唉声叹气。当才才得知门门没有来过,当着小月的面责骂门门没有良心,说话不算话,小月却突然和才才吵起来:

  “你让人家来劝什么?门门是我未婚夫吗?”

  “我也是为了你好。”才才说。

  “为我好?这就是你才才为我的好吗?”

  “我劝你不听嘛。”

  “你那么好的本事,我还不听你的?门门为什么不来?他不来,你为什么不去打他,揍他,让他知道你是才才?!”

  “小月,你说的什么呀?我平白无故去打人家?要不是隔壁毛家占咱地界,我一生动过谁一指头?”

  才才哭丧着脸对小月说,小月越发伤心了,抓过枕头向才才打去,自己便呜呜哭得没死没活了。

  谁也劝说不下,小月只是个哭,哭声使两家人心乱糟糟的。

  才才娘更是害怕,坐在院中的捶布石上补衣服,几次针捏不住,掉在地上。王和尚发起脾气,骂着“谁骂你了,谁打你了,你哭的是哪路道数?!”才才娘忙拉住,他只好钻进牛棚去,对着瘦骨嶙嶙的病牛,千声万声地咳嗽,身子就缩个团儿,咳不出那一口痰来。才才去关了院门,堵住了街坊四邻来看动静的孩子,木呆呆地站在院里,抱着头倒在一堆柴草窝里,眼泪从脸上滚下来了。

  但是,好像神鬼作祟似的,小月哭过之后,到了下午,她却从床上起来了。再过一夜,她没有吃药,也没有打针,在自己小房里洗脸,梳头,走路虽然脚步儿不稳,却无论如何看不出有什么病了。

  这突然的转变,两家人十分纳闷,又不敢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才才娘便回到她家去,半夜偷偷在院里烧了几张黄表。

  过了五天,门门来过一次。以后总是隔好多天了才来,一来就总是先和王和尚,或者才才说话。显得极有人情世故。王和尚和才才也正眼看得起他来,说天说地.说庄稼,说米面。小月看着他们在说着话,她立即看出门门这一切都是为着应付,似乎要在完成一件什么任务,心里也便不觉地惊叹门门的善良。

  “他是在消除因他而引起的这个家庭痛苦?!”她就也内疚起自己对不起他了,便拿温柔的眼光看他。才才也有些奇怪,将门门的事说给他娘,他娘忙问:

  “门门一直对小月好吗?”

  “这是小月说的。”

  “人是捉摸不透的肉疙瘩啊,这些天里,怎么什么都乱得一塌糊涂,小月也不像以前的小月,门门也不像以前的门门。小月无缘无故哭那一场,我心里就纳闷,门门又是这样,我心里怎么就有些慌慌的?咱不可一日有害人之心,也不可一日没有防人之意,这门门长得比你好,又有钱,嘴上又能帮衬,你要给小月说说,不敢上了这种人的当呢。”

  自此,才才也真的长了一个心眼,每每等门门走了,他就要说些不三不四不恭敬的话。小月指责过他的不应该。才才说:

  “我对他好,你嫌我对他好了;我不理他,你又嫌我不理他了,你这是怎么个心思?”

  小月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思。

  到了这月月底,县上分配给了公社六台电磨机指示,公社又分配给这山窝两台。小街面上的人都想买下,但有的一时拿不出钱来,有的有钱,却没人会管理,结果一台就转让给荆紫关那边的河南人了。小月鼓动爹买下另一台,爹嫌忙不过来,反倒要赔了本;小月就又动员才才,才才又说没钱,也是拿不定主意。小月就主张和门门合买,门门当下同意了,提出钱由他掏,具体由才才经营,所得盈利,二一分作五。才才扭不过小月,勉强通过。不几天里,电磨子就安装开张了。不到一月,门门果然撒手不管,而一些熟人来磨粉,才才碍着面子不好收钱,又缠住了身子,顾不得去地里干活,月底盘账,仅仅收入了十元钱。王和尚一肚子不满,说这样下去,无利有害,若机子再出个事故,就将老本全贴上了。才才便不想再与门门使用。门门倒埋怨才才不会找赚钱的门路,坐等着村里人来磨粮食,那能磨了多少?又都碍了脸面不收钱,当然要赔本了。他自个跑到荆紫关去,和粮站挂上了钩,定了合同:每月承包加工五千斤小麦,一千斤包谷。先磨了一个月,果然收入不错,但才才累得不行。门门就提出招雇一个帮手,每月付人家四十元钱。才才却吐舌头了:

  “我的天,咱这是要雇长工了吗?”

  门门说:

  “按劳取酬,咱那儿是剥削他了?这是国家政策允许的,你怕什么呀?我到丹江口市郊区去,人家有买了拖拉机的,司机全是雇的呢。”

  才才说:

  “丹江口市是丹江口市,咱这儿是咱这儿呀,咱心可不敢想得太大了。”

  “咱这怎么啦?咱这儿不是中国啦?”

  才才拿不定主意,把这事说给了王和尚。王和尚当时也吓了一跳:

  “吓!这门门敢情是狼托生的?怎么敢想到这一步去?!他是在外面跑得心大了,我的天,看老牛屙尿,把小牛尻子挣扯了!这么下去,人心没个底,不知要闹到什么田地?甭说政策允许不允许,就在咱这地方,财都叫你发了,村里人不把你咬着吃了,也把你孤立起来活个独人。不该咱吃的咱不要吃,不该咱喝的咱不要喝,咱堂堂正正的人,可不敢坏了名声!我当初就不同意这事,门门是咱能靠住的人吗?他执意要这样,让他干去,咱一步一个脚印子要踏稳实。咳咳,这门门不得了,他小子是没吃过亏呢!”

  才才听了王和尚的话,越发胆怯了,便打乱了门门的计划:不但坚决不雇用帮工,而且将粮站的合同缩减到一半。

  谁知道这样一来,粮站竞辞退了全部的合同,和荆紫关上另一家有电磨机的河南人挂了钩。门门四处活动,提着烟酒,又摆了几桌饭菜,重新去交涉、订合同,结果花销了四五十元,仍毫无效果,一气之下,他和才才红着脸大吵了一顿。合作不成了,小月气得哭了一场,去给门门说好话,门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