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宛儿站在那里,看着这个男人的狼狈模样,心里一阵恶心。她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看中了他。能死死活活地跟了他出来?她在心里说:这一天是来了,终于是来了!她是曾几次想对周敏提出要离开他,几次话到口边又咽回去,但她总担心会有一天他是要发现了她与庄之蝶的事,惶惶不安,有些害怕。现在他知道了,她竟感到了一阵轻松,于是在那里看了春天上的太阳,太阳火毒毒地烧着,初蹲下来对着错睡的他说:咱们的缘分是尽了,你睡吧,睡起来了我会把一切都说给你。你能怪我什么呢?原本我就不是属于你的。却发现周敏口袋里有一卷纸。抽出来,不禁啊地一声就跑进屋去了。唐宛儿在屋里把材料看过了三遍,才知道周敏并未发现了他们的事,他是因为景雪荫的起诉,是因为庄之蝶的那封给景雪荫夫妇的信吗?唐宛儿首先想的是:他怎么到这一步还与景雪荫割不断情思,他口口声声说没有谈过恋爱,哪里又有这么深的感情呢?他与我什么事都干了,什么话都说了,难道心里还有姓景的?姓景的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使他如此痴迷?!唐宛儿把材料装起来,终于再次抱周敏在沙发上躺下了,就急急地去文联大院找庄之蝶。她不知道他出外写东西走了没有,但是,走到半路,这妇人却决意不去找他了,她多少对他有了怨恨,她要借牛月清的手去绝了庄之蝶与景雪荫的断藕仍还连着的丝。

  牛月清看了材料。说:钟主编来了电话,说是让周敏很快把材料送来的,我都使急死了!他人呢?唐宛儿想起周敏醉后的骂声,才知道周敏是仇恨了庄之蝶,成心不把材料及时拿来的,倒觉得自己差点也误了大事,而庆幸起自己的行为了。她说:周敏看材料真恨死了姓景的,姓景的起诉是要送庄老师进监狱吗?他伤心地在家里哭,说他没睑面来见老师!牛月清心下感动,说:哭什么,起诉又不是就判了咱罪了?!正说着,柳月进了门。牛月清和唐宛儿瞧她的打扮,先是吃了一惊,牛月清就沉了脸说:什么时候了,你倒有心思打扮,人呢?柳月说:没有找着。牛月清说:你是去找人了,还是出去买东西逛街了?柳月说。我哪里有钱买东西?在街上遇着我那小老乡,她在一家旅馆当招待,每月几百元的,见我穿得寒酸,送了一双鞋子,一条裤子,和这眼镜。牛月清说:你怎么穿得寒酸了?和那些小旅馆的招待比什么、她们每日在火车站拉客,白天是招待,谁知道晚上干什么?柳月不敢多嘴,脱了高跟皮鞋,在那里搓脚,那胳膊上的玉镯儿就一晃一晃的。唐宛儿看见了,识得那原是自己的。现在牛月情没有戴,柳月倒戴上了,心下又生些许妒意,过来搂了柳月说:柳月你也有这么一个菊花玉镯啊,咱们不愧是做姐妹的,你一个我一个,样子也像!伸了胳膊来比试。柳月见了,也是惊奇,喜欢起来,从唐宛儿的胳膊上卸了玉镯儿来看,说:你也是单个吗?能配一对才好哩!牛月清听了,不愿意当她们俩说破这玉镯的事,一边翻看材料一边说。宛儿你把这些材料全看了?唐宛儿说:看了,庄老师真不该给姓景的写了那信。他是好心,却没有好报,让人家作了证据,这在法庭上有口也不能辨的。牛月清说:男人家就是这样,你越待他好,他反倒不热乎了你,得不到的都是好的。现在怎么着,他以为包糖纸的都是糖哩,那是炮弹嘛!柳月说:谁不这样,吃了五谷想六味,家花不如野花香嘛!唐宛儿兀自睑上泛红,说:庄老师可不是这样的,师母这朵家花的香气闻都闻不够的,哪儿还有鼻子去闻野花?!牛月清说。话说到哪儿去了,让外人听到了,多粗俗的!说着,就不再留唐宛儿,要让柳月同她现在就搬过文联大院那边去住,专等着庄之蝶回来。柳月这时把材料粗略看了,心里也不免紧张,暗暗谴责自己不该在街上逗留那么久,对牛月清的埋怨也理解了,说:大姐,我这当保姆的再无足轻重,也毕竟是这个家里的人,这么要紧的事也不该瞒了我!牛月清说:哪里瞒你?让你去找人时只是我心急,来不及对你细说,现在不是让你看了材料吗?柳月说。那你现在真要住过去?你抗了这些日子,到底还是你低头,以后庄老师脾气更大,更要在咱姐妹身上撒气了!牛月清说:谁叫我是他的老婆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还硬什么。他去坐牢,还不是我去送饭?我就是这命嘛!有福不能同享,有难却同当,哪一次闹矛盾不是我以失败告终?!三人同出了院门,唐宛儿往南,牛月清和柳月往北,牛月清却把唐宛儿又叫住了。

  说:宛儿,周敏没有来,我估摸他多少要生你庄老师的气的。你让他甭在意,要体谅老师,他是有他的难处。这个时候一定要齐心合力。要么。你庄老师倒了,周敏也就倒了,有你老师在,就有周敏一碗饭吃。牛月清说毕就要柳月进屋去取了一瓶酒来让唐宛儿带回去给周敏喝。唐宛儿忙把柳月拉住,对牛月清说:这个我知道。周敏那里敢有不恭的地方,我也不依的哩!带什么酒?两人说得知己,差不多都要眼里潮湿起来,拉拉手,才分开走了。

  看着唐宛儿出了巷南头不见了,牛月清还在瞅着看,柳月说:咱走吧。牛月清说:走。却又说,柳月,你觉得唐宛儿好不?柳月说:你说呢?牛月清说:她心倒好哩。柳月说;你说好那就好。赶到文联大院的房子,庄之蝶却已经在房里洗过了,穿了睡衣翻床倒被地寻着什么。原来庄之蝶回家冲澡时才发觉挂在胸前贴心处的那枚铜钱不见了,他想,串铜钱的绳儿是尼龙质的不会断,又是项链一般套在脖颈,要丢只能是洗澡时放在什么地方了。但是,浴室里没有,卧房里没有,庄之蝶急得出了一头一身的汗。这时见牛月清和柳月进来,他便不再寻找,只默然无声地泡了一杯茶坐在那里独喝。牛月清并不理会他的冷淡,叮嘱柳月去做长面条了,自己就去各个房间收拾被褥,擦抹桌凳,喷洒了花露水,又点燃了一炷檀香,屋里顿时明净香馨起来。然后竟换了一身软缎旗袍,脸上涂了胭脂,搽了口红,坐在庄之蝶身边了,从口袋掏出一包三五牌香烟递过去,说:好大的脾气,我和柳月就是讨饭的,你拿鼻子也得吭一声吧?庄之蝶疑惑地看着夫人,说:你今日是怎么啦?牛月清说:是我怎么啦,还是你怎么啦?!别吊者个脸,去跟我和柳月到厨房忙活吧。夫妇到了厨房,柳月只是对着庄之蝶笑。牛月清去客厅,庄之蝶悄声问:她今日是怎么啦?柳月说:井掉到水桶里了呀,你赢了嘛,你是名人谁能抗过了你?!庄之蝶拧了一下柳月的嘴,骂道:你甭能,将来嫁个男人整日扇你板子,你就知道我的好了!柳月说:看谁扇谁的!庄之蝶就看见了柳月穿着一件黑色超短窄裙,肉色长简丝袜直衬得一双腿优美无比,说:柳月穿了这袜子好漂亮的。柳月说:柳月可怜死了,买了这双袜子差点没叫大姐怄死了我!庄之蝶说:你哭什么穷,前日我给你那些钱呢?柳月说:那有多少,我攒着冬天买件鸭绒大衣的。庄之蝶就又捅了一下她的腰,骂道:你越发鬼了!柳月哎哟一声就叫起来。牛月清在客厅收拾饭桌,高声问:哎哟什么?柳月便把刀在案上拍响,说:切面又把指甲切了!牛月清说:你毛手毛脚什么,别把指甲煮在锅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