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午,演出开始。戏台搭在宁家门前的大场子里,正好是巴图镇的东头。早上八点,看热闹的人就在那里占座位,十点钟人已拥集了黑压压一片,而围绕着场子的四周,是各种小吃摊位,许多人在吃凉粉,先还是每个碗里套一层塑料纸,后来就来不及了,卖主一手收钱一手抓粉条,紧张得那颗大鼻子尖上挂上了一滴清涕也没空擦,欲掉未掉的。夜郎瞧着那凉粉是绿豆面做的,想给乐队人买些,又嫌不卫生,买了一大包油塔馅饼带上台去。太阳照到场中那棵弯脖子柳树上,乐队就开始吵台,这一吵,场子安静了许多,可一气儿吵了半个小时,叮叮咣咣,叮叮咣咣,人心倒吵得浮躁,满场子就更乱了。突然锣鼓停点,宁洪祥走向台中讲话。宁洪祥是穿了西服,戴了墨镜,还炯了头发,讲的无非是,国家改革开放以来,农村解放了生产力。农民是社会地位最低的阶层,在一般人的眼里,他们是落后的、愚昧的,只能被政府的干部来催粮要款,来刮宫流产。其实,农民里真正藏龙卧虎,只要你能给他针眼大一个窟窿,他就能透出笸箩大一个风的。巴图镇原来是什么样子?打架在地上寻半块砖都寻不到,光口打得炕沿子响!现在呢?城里人能坐火车飞机,咱们也能坐火车飞机,坐火车还要坐软卧,我到西京去,就包买了一节车厢的软卧铺!城里人能吃鱿鱼海参,咱也能吃么,西京城的大饭店我可是全吃遍了!以前讲究万元户,万元户在巴图镇算什么?呸!宁洪祥说到这里,是举了个小拇指头的,还对小拇指头唾了一口。他说,十万元不算富,百万元还像个样,谁家没个楼房?没个汽车?看看家里摆设,市长也没住到那个份儿嘛!巴图镇世世代代没个秀才,现在人民当家做主么,巴图难道还没有出个领导干部吗?出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吗?这时候,台下有人就喊:不是说你宁洪祥就要当政协委员了吗?!

    宁洪祥说:在没有接到委员证之前,这话我是不能说的。——总之,我们是富了!巴图镇的富户多,我宁洪祥嘛,只是其中一个。但我宁洪祥不是只要物质文明,还要精神文明,正是这样,我把西京城里的戏班给巴图镇请来了!这个戏班一直是不出城的,他们都身怀绝技,都是艺术家,都是平日和凡人不搭话的人,我把他们给请来了!台下一片掌声,噢儿噢儿有人起哄欢呼。站在幕侧的夜郎和邹云一直在听着宁洪祥讲话,宁洪祥刚一上台,夜郎就说:“这身西服倒合体,像个当领导的,却要戴一副墨镜,不伦不类,像个黑社会的。”邹云说:“那不是我设计的,他说他就爱戴墨镜的。”夜郎说:“你这秘书不尽职。”邹云说:“谁是他的秘书了?”倒有些生气,离开幕侧,到台下去拍宁洪祥讲话的照片了。

    邹云这日是穿了紧身牛仔裤的,将两个屁股蛋儿绷得滚滚圆圆,一会儿仰身一会儿俯身拍照个不停,已惹得周围的人目光都在她那里,邹云偏不在乎,一发儿得意,竞买了一个烤红薯就靠在柳树上吃起来。年轻的姑娘在人稠广众里吃红薯,这是极不雅的行为,但这是对一般姑娘而言,漂亮而身着异服的邹云当众吃红薯,却是一种潇洒;邹云知道这种道理,把两个有尖红指甲的手那么跷着,剥红薯皮儿,然后用牙咬了,吞进舌后去嚼动,以防口上的唇膏褪去。这时候,宁洪祥的讲话结束,锣鼓大作,演出就开幕了。邹云从来没有看过鬼戏,头道幕拉开,但见戏台东西两侧全部用黄布遮严,台顶用黑布幔住,每隔一米吊一朵白绸扎的团花,台口各吊一条宽约一尺长则贯通上下的白布,都贴了黄表纸的符,符语用朱砂画的,阳光下明灭灿烂。整个戏台布置得阴森恐怖,邹云先吓了一跳,才要拍摄一张戏台景物照,但见一队人走动矮步,打“粉火”跳云牌,堆起“天下太平”状,接着太白金星上场,台左侧文武场吹打乐器,右侧的一帮男女在帮唱“乾坤浩大社稷高,风云雷雨空中飘。鸿君一气传三教,昆仑顶上乐逍遥。祥云飘绕,见人间瑞气千条”。太白金星就上场,是一个干瘦老头,一窝银须,念道:“吾!太白金星是也!奉了玉帝敕旨巡察五大部州。观看西京地面,巴图镇上,可恨寒林这个野鬼的魂,隐人万民之中,恐他骚扰,待吾禀奉玉帝。云童,转到灵霄殿!”接着就圆场,云牌下,太白金星撞动玉点。内有声说:“何人击点?”太白金星说道:“太白金星。”内说:“有何本章?”太白金星说:“容奏?”就一片仙乐,奏章礼毕,内说:

    “了得!传孤御旨,令王善前往西京东土巴图镇上镇台,以压百邪!”邹云一抬头,瞧见夜郎也来到台下往上看,就咔地为他拍了一照。夜郎察觉,抿嘴笑了一下,邹云招手让过来,说:“戏里怎么也有西京、巴图镇呀?”夜郎说:“这是目连戏第一本《灵官镇台》,演鬼戏前都要以天神来镇的,因地因人因事,可随意改动。注意拍王善的变脸,这可是个绝活哩!”邹云往台上看去,那灵官王善已领了旨出场,粉火之中,现出是一个白面小生,猛一甩头,竞成了须生,再念道:“化身咒,咒化身,吾当再变恶煞神,执钢鞭,荡妖气,御风驾云巴图行。”变成一个红脸绿发的怪物。邹云连拍了三张,掌教师就上了台,打扫台前地,金炉焚宝香,坐下来念诗,念罢了,说道:“我乃目连戏掌教师也!巴图镇今日目连戏开台,为保四方清净平安,特请灵官镇台。打杂师,摆开香案。”打杂师就白衣黑裤平常打扮上台摆香案。掌教师又说:“满堂执事,主办人上台入座。,’就见戏班所有化了妆的剧中人上台在香案左边木凳上坐了,宁洪祥的家人、公司头目在香案右边木凳上坐了,相互拱手问候,并向台下点头致意,台上台下一价儿掌声。忽然咚的一声,接着急而短的鼓点,便见一探马打扮的角儿从台下人群后一路小跑,人群自然分开一条道来。探马举了小旗,跪于台前高声叫道:“报!神驾已到巴图镇绿水寺歇马!”掌教师应:“再探!”又见二探马又飞奔来:“报!神驾已到镇西头歇马!”掌教师应:“再探!”三探马又来:“报!神驾已到镇西客栈前歇马!”掌教师应:“排队迎接!”

    邹云想也没有想到,掌教师话语刚停,鼓乐齐鸣,戏台前两根木柱上吊上了各三万头的爆竹点燃,又听得咚咚三声铳子炮响在身后,众人回过头来,便见场子后的宁家大门敞开,拥出一队人马,宝盖、长幡、彩旗、对马、抬夫、提炉、回避旗、开道锣、洒水盆,五光十色地穿过观众席,在台上绕了一圈,沿巴图镇街往西而去。而台子上,掌教师指挥了打杂师安桌摆椅,奉列神位。人群呼啦啦随着迎接队伍向镇西走去,邹云也顾不得了夜郎,提了相机已跑到迎接队伍前。夜郎知道这种迎接需要一个多钟头的,原本神驾就在戏台左两千米远的地方迎接,宁洪祥却坚持到镇西头,横穿整个巴图镇,戏班知道他要显富游行,也是示威游行,也只好随了他,这阵自己就到台后吃茶去了。

    果然一个半小时后,迎神队伍才返回,全镇的人几乎都撵了来瞧热闹。灵官王善已戴金冠佩金锁,黄金甲扣了绫罗,坐于轿上,左是金童,右是玉女,缓缓在场上绕了一回,然后步上台去。那掌教师率了众人敬香行拜,长揖长磕,然后端出一盆清水来,大拇指和无名指蘸了水向空中溅去奠天,向地上溅去奠地,口里衔了一把明晃晃尖刀,将黑灰长衫撩起前摆别在绛色宽布腰带上,抓起了早放于台上缚了双足的一只雄鸡,雄鸡翅膀张扬,挣扎得扑扑棱棱。掌教师就用嘴咬鸡冠,流下血来,以中指蘸了,在灵官额上一点,在自己额上一点,然后在台上的符纸上全点了。满场人都紧张起来,觉得害怕,恰巧一朵云飘在空中,天顿时阴了,没有风,却淅淅沥沥落下雨点子来。人们却并没有骚乱,一价儿安静着往台上看,掌教师就提了鸡头,一把一把地撕拔鸡脖子的毛,黄里间白的鸡毛从台口飘下来,突然嘿地一吼,鸡脖子在手中就扭断了,掌教师在瞬间将鸡头用刀插着一齐向台口的右木柱上甩去,刀扎了鸡头在木柱上,而没了头的鸡身子就“日”地抛在空中,落在人群中,被一群人抢着跑走了。掌教师似乎并不理会,只在台上朗朗念道:“巴图镇目连戏开台,请大圣镇台,保佑矿业兴旺发达,财源茂盛!”举了一张卦图又念:“荡秽开光华,顺卦请来临!”看了卦叫道,“顺卦,请大圣开金口!”王善应道:“大吉!”台上所有的角色齐声高喊:“大吉——!”掌教师就与场上执事、宁洪祥一行人退下。王善便还高高坐于台上,悠悠作念:“吾!玉帝驾前左班首相,巡天都御史纠察善神,斗口星君王。——吾奉玉帝敕旨,巡察四大部州。观东方麒麟驮瑞,观南方火焰飘飘,观西方麻姑献寿,观北方海水来潮,吾站中央紫微高照。今有巴图镇众信弟子接吾金身到此镇台,以压百邪!待吾展开慧眼。观!”一个亮相,叫道:“了得!观看寒林隐藏在千千万万人之中,骚扰四方百姓,金童玉女,传吾法旨,即令五狷,捉拿寒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