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毕竟是英雄的白朗,在这样的场合中他不会忘记了为他牺牲的人,他要在万众欢呼里追念那些亡灵,他首先想起的是他的结拜过的三兄弟陆星火。他给大家讲述着陆星火的英勇,从一块精致的木匣里取出颗血肉已化的头的骷髅,安放在高台桌上,为其奠酒,三跪六拜,声明他要修坟造碑,年年月月为他的可敬可亲的三兄弟荐祀。再下来,他就说出了一个女人来。当众说出一个女人,且这女人又是黑老七的压寨夫人,这于当过和尚的白朗是不宜的,于如今被传颂得神乎其神的白朗是不宜的,但他白朗还是要提到她。他讲述了这女人在楼室里怎样地照顾他,又是怎样地暗送了他的钥匙和短刀。此话一出,众山主和喽罗兵卒都议论哗然了。这一切的一切,是谁也不知道的.他们在白朗一说一个女人的时候甚至觉得有些好笑,怨怪白朗怎么启这种口呢?可听罢了她的事迹,他们全都被这前所未见前所未听过的奇艳无比的人儿所感动,心想这女人一定是与白朗有缘的,是不是白朗已经和这女人有了那一层的关系了?这种想法当然一闪即过,遂感叹一个娇弱的女人能身为黑老七的压寨夫人而倾心白朗,这女人定受了英雄白朗的感染,更可以说身上流动了白朗的血气,越发证明白朗是一位大英雄了!

  当白朗将一壶酒洒向地面,大家把酒全洒在地面,他们同时在心中祈祷着在自己的一生中也能遇上这么个女人,做一个有着生生死死的奇艳风流的英雄多好!白朗接下来在追悼为救他而攻杀黑老七的兵卒,追悼完了,他站起来喝令着兵卒点燃了炮铳连放三十六个爆响,令四十八位喽罗抬出鸡鸭猪牛肉一盘盘端上,将一瓮瓮烧酒在大碗中筛满,宣布能吃的吃饱能喝的喝足,没了黑老七,不怕有偷袭,醉得昏天黑地三天不醒的是白朗的朋友。但是,人群中有人叫道:“大王,你并没有追奠到一个更救过你而死去的人啊!”这一声很是响亮,似乎还带有童腔,已经坐下的白朗站起来问:“哪一位说话,是我遗忘了谁吗?”

  人群中站出一个小小年纪的小卒,一件有着狼头标志的服装宽大过膝,显得两腿短矮失例,但眉目清秀可爱,白朗认出他是那个曾经吹过唢呐,后来又守卫诵经楼的黑老七的旧部下。他站到了人群前的空地上,面对着白朗作了一个半跪的姿势,然后又陕了一下左眼,白朗被他的旧日动作所逗,不自觉地也冲他陕了一下左眼。小卒说:“大王刚才说到的黑老七的压寨夫人,那她正是我的表姐。表姐的事大王已经当众讲了,其实这一切表姐都给我讲过,因为这是一个女人的事,大王刚才不说我现在也不会说的。但大王一定只知道我的表姐一个人,殊不知为了大王死的竞还有她的一位丫环!当陆星火刘松林死了以后,可以说来地坑堡救大王的并没有几个武艺强过黑老七的,但来救大王的人实在很多,这已经使黑老七紧张起来。为了使黑老七精神崩溃,不得很快杀了大王,表姐就同丫环偷偷书写了许多字条,上面都是一句话:‘取黑老七的头!’三更半夜让丫环贴得墙上有,树上有,茅房中有。这便是黑老七以为狼牙山寨的人混进了地坑堡,或是地坑堡的兵卒中有了狼牙山寨的奸细。他查了又查.搜了又搜,杀死了许多他的部下,但是,每日还是有字条发现,黑老七夜里再也不敢睡了,耽心一睡下有人取了他的头去,白日再也不敢先吃饭,耽心饭里放了毒,先要让别人吃第一日。人这么活着怎能不病呢,黑老七就病了,一听见风吹树叶就惊,一看见日影灯影也惊,常常惊起来就怀疑他身边的人,要不严刑拷打,要不就杀了。大王你想想,他得了你的短枪.原本可以在地坑堡的堡门楼上瞄准前来攻打的人放枪吧?虽不能一枪打中一个,也可以三枪打中一个的,他却从不到堡门楼去,怕啥呢,就怕那里一乱,有人暗中害了他呀!这不就是字条的作用吗?可以说,他完全是一个神经病人了,身子虚弱不堪了,他最后去楼上杀大王,大王一定能瞧出他和从前判若了两人,被大王用短刀逼了再没作反抗,他以前也曾是凶猛如恶豹的人呀!我表姐的病到了快死的时候,是反复叮咛过丫环不能对人说这事,丫环给表姐点头,却在背地里哭了,她以为表姐放心不下她。这也难怪,她原是七星镇杨掌柜的女儿,杨掌柜曾经藏过黑老七,黑老七后来常去杨掌柜家,看中了她,虽不能明着抢来,却使了鬼点头勾引。黑老七早年是个串巢窝闯勾栏的能手。那杨掌柜的女儿就这样被他迷惑了成的奸,却后来又玩腻了,才让她做了我表姐的丫环。这丫环有这段往事,就以为表姐怀疑她为人有不争气之处,也就在那个晚上,她吊死在一所空院子的门框上了。她吊死了还贴了最后一张字条,那字条贴在她的身上。黑老七当然没有想丫环环做了什么,还以为丫环也被杀了,更是要杀了他的前兆。大王,她虽然是自杀的.但她是为了谁而自杀的?她的功绩并不低于地坑堡门外叫杀的兵卒,甚至她抵得住十个兵卒,二十个兵卒,但大王却只字未提到她!”

  年幼的小卒说完,退回到他的位置去,白朗端起了酒,他深深地被那位并不知晓的丫环的作为所激动,他的嘴在颤抖着,一串一串掉下来的热泪滴溅在酒碗,正要双膝跪下去对着那上苍对着那冥冥之间游荡不知着落的一个亡灵呼叫,便有人在嚎啕大哭了。这哭声是那样的悲痛和凄厉,在炎日当顶如油锅开炸的正午,使每一个人五脏六腑都在震撼了,抽搐痉挛了,他们以为这哭声来自云空,是那一个几乎永远无人知道的丫环的阴魂在这彰昭的一刻恸哭了,以为是英雄的白朗率先在为自己

  的内疚而悲泣了。但是,当众山之主和兵卒们看见白朗也抬起了惊愕不已的眼时,才听清了哭声发自土石场的北角,那一堆拥拥挤挤来瞧热闹的山民群中,而且已有人踉踉跄跄走过来了!也就在这时候白朗却兀自大叫了:“刘松林?!”

  听到“刘松林”三字,站在白朗身后的一队贴身喽罗忽地扑过来,如挟风的虎群,将还没有走到场中来的人掀翻在地了。血涌得一脸通红的白朗把手中的酒碗哗啦摔了,大声怒叫:“刘松林,好个贼逆,你今日还有胆量来呀?来了正好,你那一颗贼头正用得上奠我狼牙山寨的英魂!,,

  那人突然脖子挺硬了:“大王,你再看看是不是刘松林?!”

  暴怒了的白朗一个愣怔,待看了一眼时,那人长得和刘松林十分相似,但毕竟比刘松林矮了些,也胖了些,脸上没有那抽烟土人的一层土灰色,不禁也疑惑了:“你不是刘松林?”

  那人说:“我不是刘松林,刘松林却是我的一奶同胞。大王今日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刘松林是你第一个要杀要剐的叛逆,可你大王哪里知道这奠祀的第一人却应该是他!”

  众山之主和芦席上的残部兵卒几乎是愤怒了:“这厮胡说八道了,刘松林叛主投贼,残杀陆星火,难道还成了功臣不成?!”

  白朗却挥手让喽罗们放开了那人,冷峻地问道:“刘松林他是死了?”

  “是死了,大王,他死无尸首葬无坟茔。”那人说。